互联网大佬携巨资杀入社区团购 官媒评论给烧钱大战降温

时间:2021-07-19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农贸市场的菜摊上摆放着西红柿、土豆、莲菜等,市民一边选菜一边讨价还价;三轮车上放满了葱,上面写着每斤5.5元;一位大婶正在摊位上挑选着菠菜和青菜……这是不少市民对菜市场的印象。

  但从今年秋季以来,卖菜市场情况悄然发生变化,众多互联网巨头携巨资跑步进入卖菜市场,杀手锏很简单:便宜,以远远低于成本的价格卖菜。

  社区团购的“一哥”是诞生于湖南长沙的兴盛优选,在短短两年时间,便已经在全国攻城拔寨。目前业务遍布14个省份。数据显示,兴盛优选2019年全年GMV突破100亿元,同比增长1250%。在2020年年初时,疫情突袭,社区团购的市场需求更旺,而兴盛优选的估值也被大幅提高。

  一家诞生于四川成都的联联周边游,在今年也风生水起,以人拉人的模式快速扩张,其经营的核心依然是社区团购。

  后院着火,美团的王兴坐不住了,兴盛优选的大军已经压上,美团最引以为荣的护城河开始感受到压力。

  今年6月,滴滴推出社区团购品牌“橙心优选”,创始人程维公开发宣布:“橙心优选投入不设上限,全力拿下第一名!”

  8月,下沉市场的“流量王”拼多多社区团购项目“多多买菜”上线月,阿里成立盒马优选事业部,CEO张勇亲自下场加入社区团购;

  11月30日,刘强东在高管会上正式宣布:成立京东优选,亲自带队下场,打好社区团购这一仗。

  为了抢夺这个庞大的市场,12月11日晚间京东完成了曲线救国的“偷袭”,宣布以7亿美元战略投资社区团购龙头——兴盛优选。

  在关于社区团购的研报中分析中,天风证券商贸零售行业首席分析师刘章明团队认为,社区团购在商业模式的创新点主要包含3点:团长制、集采集配和预售制,该三点分别带来了三个成本的降低:流量成本、履约成本、生鲜损耗。

  2020年来社区团购竞争加剧,一方面资本密集注入该赛道,各传统创业公司扩张跃跃欲试;另一方面各大互联网巨头加速抢占该赛道,各平

  社区团购,简单说就是小区门口的小超市或者快递小店的老板,成为这些互联网公司在该小区的团长,消费者需要什么给他下单(或者自己在平

  “扫个码,10个鸡蛋一块钱,有的菜几毛钱,9毛钱的菜也不少,手机上买菜线后上班族陈女士听朋友说社区团购买菜很便宜,扫码以后参与,她成了一家购物团的团员。以前经常逛超市、菜市场,如今午休时打开手机小程序买蔬菜、水果以及其它日用品,下班去拿货,很方便,关键很便宜。

  与前述情况类似,家住西安大庆路附近的秦先生两个多月前也加入了社区团购。他被小区附近生鲜店老板邀请加入一个社区团购微信群,里面经常发链接。时间一长他成了“老手”,便推荐亲友参与,“商家做活动很便宜,省时又省力。”

  这个社区团购怎么赚钱?从业者高女士说赚钱有三个办法。第一,点击助力以后抢到红包,让更多人帮忙助力,凑够100元提现。第二,下单省的就是赚的。第三,拉人头参与获得提成。她发来一张海报说让按流程扫码,如果不懂,可以看抖音,上面有很多的介绍。专门做推广的被称为团长,他们相当于群主,服务客户、发展用户、吸引下单。

  华商报记者扫码下单支付后,系统显示让到西安市东二环附近一家蔬菜水果店取货,店门口摆放了很多水果,进店以后工作人员让报个人信息,拿出纸张查购物清单以后找到了对应的东西,就跟取快递一样方便。

  “可以查单子,也可以扫码。”水果店的负责人张拓就是团长,他动作麻利,有时收银,有时帮着理菜,店内还有其他员工。

  张拓看到社区团购火爆以后决定尝试,经朋友介绍成为一名团长,建起微信群,每天在微信群里发平

  台合作,顾客网上下单以后公司送货,自己拿就行了。团长是社区团购的重要组成部分,有说法称“得团长者得天下”。

 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,贴吧、论坛里,很多公司在招团长。目前从业者大多是熟悉网络、有空闲时间的人,或带孩子的“宝妈”。如,某公司招聘团长的告示显示,团长需要线下收货、安排送货,平

  台月收入约5000元。当地一个小区冒出20余个自提点,线下各个平台发展“团长”疯狂,采取扫街式地推,加入“团长”零门槛、高佣金,乖乖图库红姐图库,一天便发展了2000位“团长”。华商报记者上周走访了西安市东郊胡家庙附近6家社区便利店,不少商店都在参与社区团购。在一家生鲜店内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现在卖菜的太多了,生意难做,他们既现场卖货,也接网单,不管是在大门口叫卖还是社群运营,最终都是为了卖货,销售额是硬指标。一位商店负责人还把记者拉到他们微信群里,让一起做社区团购。

  12月13日8点,西安友谊东路附近的早市上,大葱5.5元一斤,蒜苗4元一斤,菜花3.5元一斤,红萝卜2元一斤,莲菜4元一斤……

  “影响大啊,因为网上那个菜确实太便宜,已经低于成本价销售,我们不可能卖这个价。”

  “影响大,但我周围还没有同行因为这个影响而关门。网上卖菜它不可能把我们全吃了,我们赚的都是辛苦钱,这么冷的天,四五点就起床进菜,一天也赚不了多少钱。互联网有钱人竟然也能看上我们赚的这点辛苦钱”,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笑了。

  社区团购不仅在城市进行扫楼式的发展,已经开始杀入了乡下小镇,小镇中青年成为拉拢对象。

  徐老板(化名)是西安郊县一个镇子上的人,他在自己家开了一家超市。“从今年夏天开始,兴盛优选、多多买菜等平

  台,让一起做推广,并给予一定的补贴。我详细了解后,感觉平台在做赔本生意,这种模式在我们乡村小镇不具有持续性,我就果断放弃了。”“没有想到的是,现在我们镇上做平

  台。现在我的生意受到了明显的影响,原来每天可以销售四五千元,现在也就是一千多元。”徐老板说。“这种模式在城市或许可以持续下去,但是我坚信这种模式在乡下小镇难以持续,因为,平

  12月11日,人民日报官方评论社区团购称,“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,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。”

 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表示,互联网平

  台自身和行业的自我调节能解决的,只能从监管层面去解决问题。平台经济反垄断行为能否根治是个动态的过程,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或者指南能够解决所有问题,但趋势是好的,我国互联网企业反垄断问题确实已经到了关键的时间节点。万联证券投资顾问屈放表示,不少公司在加强社区团购渠道的合作及建设,或通过资本加大合作与布局,主要是希望开拓客户、增强客户粘性。巨头的入局把社区团购的竞争拉到了新的战略高度。人民日报的评论,或许会让这些巨头们的脚步放缓。

 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,社区团购展现出电商行业前所未有的商业模式,将“人、货、场”的交易模式推到极致。目前已经表现出高度同质化的特点,决定未来发展差异的因素很可能在进场时间、团队执行力以及背后的资本支持。

  社区团购在运营方面也存在一定的乱象。部分论坛里,有消费者称,打折销售的菜质量不太好,有些说蔬菜的量不够等。

  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《2020年(上)中国生鲜电商消费投诉数据与典型案例报告》,发货问题、退款问题、售后服务、订单问题、商品质量、客服问题是2020年上半年期间生鲜电商投诉的主要问题。

  对小菜贩和个体户来说,赚钱越来越难,如果社区团购再不收敛,这些个体只能被裹挟着变成参与互联网经济的“打工人”,而真正能从“下苦者”顺利转换为互联网“打工人”的寥寥无几,大部分将会另谋出路。 华商报记者 胡晓军 黄涛 文